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ug环球代理开户:虚拟炒房的都是以前币圈的?元宇宙现“炒房团”,国内炒作遭降温

ug环球代理开户:虚拟炒房的都是以前币圈的?元宇宙现“炒房团”,国内炒作遭降温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国内宏宇宙的虚拟房产。网页截图。

“你知道林俊杰在国外花了几十万买的虚拟地块吗?你知道国外类似项目一块地可以卖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吗?”12月25日,一位虚拟房产卖家问贝壳财经记者。

元宇宙热度持续发酵的同时,与之相关的虚拟房产等也变得“抢手”。

国外出现多个元宇宙虚拟房产高价交易。一块虚拟土地成交价格甚至可以达到430万美元(约2739万人民币)。

与此同时,国内的虹宇宙平台上的虚拟房产也被一度热炒。闲鱼上,某些虹宇宙房产一度标价数千元,甚至数万元。热潮之下,越来越多的人试图参与进来。对此,虹宇宙平台官方也在持续增强防控机制,通过不断提升门槛,来限制当下虚拟房产的过度炒作行为。

截至记者发稿,有关虹宇宙的虚拟房产炒作,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有关元宇宙虚拟资产的暗流,依然会持续涌动。

国外现虚拟房产交易热潮,国内一套房最高炒到100万

国外屡屡上演元宇宙虚拟房产的高价交易。

11月23日,明星林俊杰在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自己花费12.3万美元,在Decentraland平台(一个基于区块链的虚拟现实平台)上买下了三块虚拟土地。

据媒体报道,11月23日当天,Decentraland平台上一块虚拟土地以243万美元(约1548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之后,虚拟游戏平台Sandbox上的一块虚拟土地以430万美元(约2739万人民币)成交,创下了元宇宙房地产交易价格的新纪录。这块虚拟土地的买家是Republic Realm,这是一家专门投资和开发虚拟房地产及其他数字资产的公司,目前在19个不同的元宇宙平台上拥有大约2500块数字土地。

据Dapp(Dappradar.com)统计,在11月22日到28日的短短一周内,四个最主要的元宇宙房地产交易平台的总交易额就接近1.06亿美元。据福布斯报道,有建筑公司在元宇宙中设计一个项目就可以赚近30万美元。

国外元宇宙房产交易如火如荼,国内也不甘落后,最先热起来的虚拟房产交易在虹宇宙。

11月18日,红人经济公司天下秀董事长李檬发布11周年公开信,官宣公司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Honnverse)。

虹宇宙的平台内部是一个虚拟的P星球。根据天下秀消息,“虹宇宙”平台将总计发行虚拟房屋350000套,这些虚拟房屋根据不同地貌,有13种房型,房子的等级从高到低分为SSS、SS、S、A、B、C级,级别越高越稀有。价格从8.88元到88元,甚至更高。

宏宇宙内部房产。网页截图。

现阶段所有用户在平台上只能做一些简单动作,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多样的游戏内容。所有在线用户都可以在一个公共的聊天框内对话,几乎所有参与发言的用户,都在呼吁“求关注”“求加好友”“来我家做客”“帮忙做任务”。由于官方发放的房子数量有限,平台上的虚拟房屋交易一度成了炒作哄抢的重灾区。

日前,新京报贝壳财经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看到,有许多虹宇宙相关的虚拟房产交易。以极地木屋和半海景房为例,其价格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个别虚拟房子标价甚至高达100万元。交易方式为,买家付款,然后卖家通过虹宇宙平台内部把房产转赠给买家。

12月中旬,闲鱼上的虹宇宙房产标价。网站截图

新京报贝壳财经联系多位卖家,询问标价如此高的缘由,大多数卖家给出的理由类似,譬如“元宇宙是未来”、“虹宇宙平台升值空间大”、“物以稀为贵”,“天下秀是上市公司,虹宇宙平台有背书发展前景好”等。

一位手中持有一个“极地木屋”并标价8500元的卖家表示,虹宇宙平台属于有前景的游戏,都在炒,有热度,“我们属于早期用户,你要是有渠道可以翻倍卖,这个东西肯定会发展起来的,相当于改革开放时期的深圳和厦门。”

另外一个房子标价9999元的卖家也对记者称,虚拟房子可以理解为数量有限的藏品,升值空间很大,记者询问如何保证平台的房子就能够升值,他回复说,没法保证,愿意买的都是看好其价值的人。“虹宇宙是国内做得最接近这些项目的APP,有人觉的这项目不错,才会有人大价钱买,这就是内在逻辑。”

还有一位广西南宁的卖家,她的极地木屋标价6000元,她表示,来虹宇宙平台玩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有房子的人很少,所以越稀有的房子会越贵,“有的房子价格已经五六万了。”同时她称自己之前因为错估了形势低价卖出了好几套产品,现在手里面还只剩3套。从其发来的截图中,记者看到,她曾以240元的价格出售过一套半海景别墅。

买到房子之后主要功用是什么?“可以卖给别人,买过来等过段时间价格高了再卖出去。”她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玩这个游戏的大多数都是商人。“这就是一种炒作。按照目前趋势来说,15天后预计价格破万没有问题。”记者询问,有没有更多产品渠道,她建议记者“不要一下子买太多”,“宁愿把钱投资在其它地方,这个不太稳定,就是风险比较大。”“买个小几万还好。”

拉锯战:官方出手遏制房价炒作,交易降温

面对愈演愈烈的虚拟房产价格炒作,虹宇宙官方多次发布声明,制定推出新的规则,以遏制平台上的炒作风气。

11月24日,为了遏制频繁的房屋出售现象,虹宇宙宣布修改房屋赠送规则,具体来说,赠送规则由原来的“持有3天、被5位用户访问、实名认证、年满18岁”修改为“持有15天、被50位用户访问、实名认证、年满18岁”。官方也给出了规则修改的原因:“近期有用户在其它平台或私下交易房屋等数字藏品、道具,导致被骗。”

,

ug环球代理开户www.ugbet.us)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会员登录网址、环球UG会员注册、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环球UG电脑客户端、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12月10日,虹宇宙再次表示,会对所有涉及私下交易、诱导交易、炒作、欺诈等违规违法行为进行重点监控,一经发现,将对相关账户进行限制登录、禁止登录等措施。并于12月13日重申这条提醒并公布了第一批违规用户的账号名单与处置结果。

图源:虹宇宙官方微博

随后不久,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闲鱼上发现,大量的虹宇宙虚拟房产仍在高价待售。多个QQ群里,关于此类产品的询价和互动消息,从早到晚闪个不停。按照几位卖家的说法,虽然15天之后才能转赠,不过由于时间短,可以先把账号交给卖家体验,15天之后再自主进行转赠。

之后虹宇宙进一步升级了防控措施,颁布了新的虹宇宙数字藏品赠送功能契约条款,其中包括:赠方与受赠人为虹宇宙好友关系,且好友关系需大于15天以上;持有该数字藏品达到50天,房屋赠送需满足该房屋访问量达到50。这一条款下,房屋交易热潮大幅度降温。因为至少在50天之内,平台上的用户可能都无法通过“转增”房产进行交易。

有群友甚至因为这一交易限制,号召所有人联合起来抵制虹宇宙平台,“(大家)不要登录,也不要去做任务。随意更改规则限制玩家交易毫无游戏体验。”该群友在几个QQ群内发布上述公告。

闲鱼也进一步加大了打击炒作的力度。12月24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闲鱼上输入“极地木屋”、“半海景”、“山村小屋”等关键词汇,虽然还会有一些二手虚拟房产等待出售,不过每个关键词的搜索结果最多也只有十多个,和一星期前搜索同一个关键词动辄出现数百个结果比,已经大为减少。此前记者曾浏览咨询过的多个产品,目前也已经显示“宝贝不存在或者已经被删除”。多位卖家表示,自己的产品链接已经被闲鱼下架。

“虚拟房产炒房团几乎全是以前币圈的人”

清博创新院执行院长李祖希经常研究使用Recroom、VRchat、Altspace、Decentraland等虚拟现实社交应用,他表示元宇宙的空间尤其是基于社交和娱乐的空间,是有商业价值的,只不过现在可能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虽然里面的场景体验还非常初级,但是它本身确实是有价值的,并不完全是一个泡沫。”

不过李祖希认为,目前这个领域确实也有很大的炒作成分,是一个击鼓传花的炒作游戏。“因为目前其商业价值没有完全凸显出来。”杭州虚拟人科技创始人倪志力也认为,国际环境下的NFT与区块链市场比较活跃,但也比较复杂,泡沫风险较高。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则表示,市场上这些虚拟房产目前的价格严重超出了它们的价值,如果持续下去会容易引起连锁性的金融风险,所以需要理性对待。“虚拟房产的价值我们可以理解为娱乐属性和休闲属性,从这个角度讲本身是可行的,但是这个价格不可能会这么高,现在是价格严重偏离价值。”

贝壳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炒作虚拟房产的人群中,不少是原来的币圈人士。一位卖家告诉记者,自己身边做虚拟房产交易的“几乎全是之前币圈炒币的人”,问及缘由,“我们关注的资讯平台多,大都会发这些消息。”上述打算以8500元出售极地木屋的卖家此前也对记者说,“你要是对房子有兴趣,我可以便宜点出你,然后可以手把手带你玩区块链这一块。”还有一位卖家表示,自己身边玩虚拟房产的既有炒币的人,也有炒股的人,此外还有做其它各种网络项目的人。

虽然充满炒作成分,不过李祖希同时也认为,虚拟资产的价格热度也反映了虚拟资产的稀缺性。“一方面是绝对稀缺性。相对于现实世界中,元宇宙里面地块的整体空间是有限的,你可以和全世界的名人做邻居,资源的集中度意味着它的价值。另一方面是后续的相对稀缺性。和现实世界一样,虚拟的房产和地皮也是由其地段带来稀缺性,它的地段一方面是虚拟空间中的地理位置,另外一方面是类似于千人千面的智能推荐位,比如一个人来到虚拟空间,他旁边的建筑和空间可以做到千人千面,这也会带来稀缺性,当然现在还没有实现,是后续可能产生的一个情况。”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认为,元宇宙作为一个现象从投资领域中最先火起来,从概念性的描述逐渐进入到虚拟空间、虚拟偶像等应用领域,可以看出这是一些抱有投资目的的人对这个新兴概念领域的追捧。其背后隐含的原因可能有两个方面:一是参考虚拟币前期较快拉升的投资价值的推理而看好虚拟资产,在国外NFT类的艺术品、虚拟头像都炒作到较高价格也是一种印证;二是基于目前元宇宙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处于“雾里看花”的阶段,早期介入可能机会更好的考虑。

不过对于虹宇宙,李祖希说,其和The Sandbox、Decentraland等国外元宇宙产品还有很大差距,一方面其还在内测阶段,另外,中国在元宇宙后续的应用,普通用户的活跃度,平台上UGC建设的活跃度,以及NFT在其中的应用等方面,都还是未知数,所以现在虽然存在炒作,但是在金额等方面都是比较初级的。“但依据还是类似的,一方面基于平台的商业价值,另外一方面是炒作和击鼓传花的模式,另外还有上面提到的稀缺性。”

虚拟房产和虚拟资产的未来

“元宇宙”概念火了之后,国内外不少资本、巨头、创业公司纷纷行动,尝试入局和元宇宙相关的领域。

中信证券表示,在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步消退和加强反垄断监管的背景下,互联网巨头开始进入投入期,蓄力布局未来,元宇宙有望成为互联网行业发展的下一阶段。用户通过元宇宙可以获得涵盖游戏、社交、内容、消费以及拓展到更多的结合线上线下的一体化的生产、生活体验,步入千行百业数字化的全真互联网时代。

“更进一步,我们认为,元宇宙不止是下一代互联网,更是未来人类的生活方式。”

但与此同时,业内普遍认为,元宇宙还处于相当早期阶段。元宇宙的背后涉及众多技术,涉及VR、AR、5G、云计算等。中信证券认为,未来3-5年,元宇宙将进入雏形探索期,VR/AR、NFT、AI、云、PUGC游戏平台、数字人、数字孪生城市等领域渐进式技术突破和商业模式创新将层出不穷。

“我们现在对元宇宙的想象还是基于对前一个阶段,比如我们现有的移动互联网,现有VR技术,体感设备、建模技术等去整合拼接出来的一个整体形态。而实际上,未来真正出现的元宇宙形态有可能跟我们现有的设想完全不一样。”此前科幻作家陈楸帆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采访时表示。

元宇宙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可能承载于其上的虚拟房产和虚拟资产前景又将如何呢?

“Recroom、VRchat、Altspace、Decentraland等这些虚拟现实社交应用最吸引我的,是通过它们可以直接和全球的人进行‘面对面’交流,虽然我们都是虚拟人的形象,但是每个人的声音,表情,动作都是直接实时交流,并且戴上头盔有强烈的沉浸感。”在李祖希看来,随着一个元宇宙平台的人流量和商业因素增多,其本身的市场价值也会更大,有这样一个基础价值之后,它各处的绝对地段的价值,以及基于人工智能推荐的相对地段的价值,都会使得它的整体价值进一步提升。

“在这种情况下,后续的虚拟地产和物品,会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价值。我们会去像真实的买房、买物品一样去消费。另外一方面,由于是在虚拟空间,它有点儿类似于广告位或者是推荐算法,也是有一个相对的稀缺性。所以我们后续除了购买虚拟资产,还有竞价排名这样的一个消费方式。”李祖希说。

如果这种设想最终得到实现,那么不同元宇宙平台的虚拟资产价值也势必会产生不同。李祖希从多个角度分析其价值的影响因素:“第一是用户流量,这是基础先决条件,即便现在平台本身没有盈利,但是有用户也可以;其次是看平台本身的基础,比如如果其背后有资本不断输血,也可以保持平台的活跃;第三就是虚拟资产的流通性,这是它的经济活力和价值的一个构成要素;第四是看平台中的经济闭环有没有形成,比如用户在平台上盖房产,租房产,运营房产,以及从消费者那里获得收入。”

除了用户和平台方之外,李祖希认为,如果第三方品牌入驻,提供广告费或者其它资金,也可以使得平台经济体系运转起来,从而使地段或者房产更值钱。“另外就是这样一个小宇宙内部,以及这个小宇宙在整个元宇宙中间的流量位,能不能持续从全网或者现实世界中,获得用户进入他这个元宇宙,也是它存在的一个价值点。”

杭州虚拟人科技创始人倪志力认为,数字土地只是一种可以引发想象的游戏化数字资产,本身价值还没有对应的评估体系,未来在拥有一定评估参考后可能会逐步形成本身的实际价值。未来虚拟资产可能会以多种标签归类形式存储在游戏化的计算机互联网元宇宙中。

崔丽丽称,元宇宙要想在现实世界中产生商业价值,关键还是要依托于虚拟世界中这些数字资产的交易,她强调称,只有资产流转起来才能带来真正的市场和经济。“如果这些所谓的元宇宙应用不能给上下游产业链带来商业价值,则这个热度很快就会过去。”

发布评论